“苏先生,很久就听说过你了。”

“等一会儿比赛完之后找个地方聊聊?”

“哈哈,当然。”

······

魔都和京城两边的人都看呆了,原本是对立的两个圈子,老大却熟稔的很,场面说不出的怪异。

“咱们校长这是什么情况?”京城那边,一个女生悄声问道。

“这谁知道?”被问到的那个男生翻了个白眼。

“切,你估计只记得校长换了几个网红吧,男人都是这样。”女生被刺了一下,颇为不爽的反唇相讥。

简单聊了几句,京城这些人也开着自己的跑车沿场跑了一圈熟了熟场地。

“魔都王公子押一千万在苏公子身上!”

“京城范小姐押一千五百万在王校长身上!”

“魔都······”

负责开盘的工作人员忙碌着,一群人挤在那里看,一看到有个大数额出现,都爆发出一阵尖叫。

“我去,这些大佬都不把钱当钱啊!”

“就是,光一场赌局就赌了几千万——我这个穷人的全部身家才这些啊!”

“兄弟,我也一样,咱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光看看就好了。”

一群穷人(ノへ ̄、)在那里窃窃私语,看着这些大佬的踊跃表现。

“统计结果出来了,押王校长的一共是八千四百万,押苏公子的一共是六千七百万,押王公子的是······”

毫无疑问的,押王校长的人是最多的,苏盛晨仅次于他。

“妈的,丢死人了!咱们魔都第一次在钱上被人家摩擦了。”王朝啐了一口。

“那有什么办法?我所有的钱前一段时间都投项目了,还是苏哥牵得头呢。”李潇涵耸了耸肩。

“你们也是?”

“哈哈哈,那什么,主要是看项目挺不错,然后就投了···”吴唐和吴封两兄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。

“你们真是···哪个项目,我也要来一笔!”

“你很难赢我信不信?”

王校长转过头,对着苏盛晨笑道。

“我不信。”苏盛晨活动了一下手脚:“要不校长你来试试?”

“呵呵,看到了没?”王校长略微有些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跑车:“这辆布加迪威龙,全华夏只有这一台,还经过无数次改装。”

他指了指自己:“我亲自改的。”

像是王校长这种档次的人物,一般很少装逼,但是档次这么高的逼装一装何乐而不为呢?

难道还能被打脸不成?

苏盛晨挑了挑眉:“是不错,不过我对自己还是挺有信心的。”

王校长呵呵一笑,也不再说话。

刚提的第六元素而已,自己这辆车能买三辆!品质上的碾压,根本不是所谓的自信能够弥补回来的。

女伴先上车,赛车手们绅士的把女士们请到了副驾上。

“苏哥,你怎么跟个直男一样?”李潇涵抱怨道。

“什么直男?”苏盛晨不满道:“我这不是给你开车门了吗?”

“你看看人家,人家都用手在上面挡着,就是怕女伴撞到头,哪跟你一样,打开门就不管了。”李潇涵噘嘴说道。

“那是因为他们的女伴高。”

苏盛晨淡定的说了一句,李潇涵目瞪口呆。

刚刚反应过来想要控诉的时候,车门“嘭”的一声关上了。

李潇涵:“······”

等到苏盛晨从另一侧上了车的时候,她已经没有力气说他了,偏过头,表示自己很生气!

苏盛晨压根就没注意到,老神在在的拉上安全带、放下手刹。

其实所谓的押谁赢,更像是押谁的人赢。

比如王校长这一边,除了他自己之外,还有两个从米国请来的车王级的选手乔森和纳特。

只要三人之中有一个最先达到终点,就算王校长赢!

在苏盛晨这一边同样有请来的外援,一个是魔都车圈的车王李磊,还有一个是霓虹国的水源秀一。

两队人,六辆车,两边的气势很是胶着。

苏盛晨开着车到了起点,在驾驶技术点满的情况下,即便这只是一辆新车,也让他如指臂使。

魔都俱乐部的老板恐成今晚最大赢家。

这个有着妖娆身材的交际花在众人之间活跃,时不时被吃点豆腐,也不着恼,娇笑之间将气氛烘托到极致。

“各位,很荣幸能够亲眼见证这样一场巅峰对决,参赛的六辆车都是世界车王水准,将会给我们带来一场视觉盛宴!”

“嗷嗷嗷!”

“哟,我们的苏哥成车王了啊。”李潇涵调侃道。

“说的挺好的。”苏盛晨勾起笑容。

“吹牛。”

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一个穿着暴露的小姐姐走到了起点处。

现在还是春天,虽说是白天,但是如果穿少了还是能体验一把冷风拂面的爽感。

可是那个小姐姐一点都没有冷的觉悟,穿着超短裙,胸口两团触目惊心,深不见底,世界上的探险家无不为之倾倒。

“各位,准备———”小姐姐举起了旗子。

众车开始加油门,轰隆隆的像是伺机而动的野兽。

“开始!”

小旗猛地落下,一辆辆跑车掠了出去,带起来的阵风掀起了小姐姐的裙摆,将一些境界不怎么高的男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。

更多的人,看着赛场正中心的那个大屏幕。

大屏幕被分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,忠实的记录着赛场上的每个情况,通过它,人们可以看到有如脱缰野马般的车子开过。

说起赛车,更多人脑海中出现的应该是霓虹国的秋名山,以高难度、高精度、高肾上腺素而为人津津乐道。

而魔都赛车俱乐部,一般不向普通群众开放,甚至只有达到千万身家的人才能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。

一上来就是山路!

苏盛晨稳稳的操控着方向盘,尽管是在爬升,但是速度依旧不虚。

“我说你能不能快一点?你现在可是倒数第一啊!”旁边,尽管因为超速而小脸煞白,但是看到成绩差那么多,李潇涵还是有点急了。

“子曾经曰过,欲速则不达。”

苏盛晨微微一笑:“我现在把这句话送给你。”

“什么子曰乱七八糟的,咱们现在是倒数第一啊!”

“那行吧,说点你能听懂的。”苏盛晨淡淡的、学着某个人的语气说道:“民用前驱车的起步,需要在离合器的临界点把握好左脚的力度,这样,才能有更好的抓地力。”

“苏哥,你、你想要干什么?”

“献丑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