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对面那位蒙面杀手眼中神色刹那间变得寒冷如冰,竟不顾自己受伤的风险,一剑直插他咽喉。

而那位高家带头人不管不顾的叫了出来:“这是上京高家的人!”

一声惨叫,他勉强避过了咽喉要害,但整个左脸的皮肉却都被削落了!

上京高家的人!?

“出手!”

日尊者传音怒喝。

一道人影随之而现,突然间月华清辉,洒满了大地,无处不在,分化出来的二十多道分身,向着敌对方的十几人悍然而动!

对方只发出来轰的一声,十几人齐齐委顿在地!

然后,仍旧是那一套流程。

随手将这些人摞在一起,月尊者一停不停,单手举着飘然而去。

丰海高家七个人,人人都处于濒死边缘,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,如坠五里雾中,不知身在何处。

这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

看来最初的判断是对的,左少身边果然有强力保镖啊!

就是……就是这保镖太强力了,强得超出认知,这得什么级数的强者啊!

左小多凑过去,拿出来几瓶伤药:“各位,先处理一下伤口。”

身后,隐身在暗处的日尊者全神贯注,一身修为已经提到了巅峰。

这会的距离太近了。

若是这些人一旦出手,自己必须要保证左小多不受伤。

但这些人都没有出手。

只是很惭愧的道谢,服用了左小多的伤药,人人都是气色好了许多。

“原来左少自有保镖在……我等贸贸然前来,却是丢人现眼了。”

这位高家带头人满面惭愧。

货比货得扔,人比人得……死,看看人家保镖得表现,太强了!

“临来之前,家主有令,宁可全员战死,左少也不能有事。我们高家,与左少因怨结识;本就是……呵呵;想要将关系恢复到毫无芥蒂,唯有最大限度的释出善意……至少,我们态度总要表露。”

他喘息着:“既然左少有高手护卫在侧,我等也已经受伤,就此告辞了。”

“左少小心,未来丰海城中,再见。”

七个人踉踉跄跄站起来,互相搀扶。竟然就这么转身走了。

“怎样?”

左小多心中已经有些相信,高家的确是无意与自己为敌了,若是释出这样的善意,还能作假,那整个高家,都是顶级的演技派。

但是,还是问了一句。

“挺恳切的。但具体如何,还要到你回去之后,再谨慎的观察,但凡有一点疑点,就万万不可接纳。”

日尊者谆谆告诫:“日常仍需要保持安全距离!”

“等待……火炼真金的时刻。”

左小多缓缓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这一刻他真的感觉到,自己与老江湖的差距。

日尊者这等老江湖,那真是除了同袍兄弟之外,谁都不敢相信,不愿相信。

但唯有这样的谨慎,才能保证自身最大的安全性。

所谓阴沟里翻船这种事,在这种级别的老江湖身上,根本就不可能发生。

所谓江湖越老,胆子越小,便是如此。

因为见过了太多阴谋诡计尔虞我诈,只能胆子越来越小。

你笑话我胆小不要紧。但我不能为了不让你笑话就把自己命做赌注筹码……

……

又是连续七天。

不断地出手,不断地试探,不断的冒险……左小多手里的空间戒指数字,一路攀升,目前已经突破了九百枚大关!

当然,这几乎全是日尊者击杀的敌人,一枚戒指都没拿,全都给左小多了。

“我留着没用。”

日尊者如此说道:“你现在正是打基础的时候,越牢靠越好。这些东西,你拿着,里面有什么东西,看看能用就用,不能用的,或者太多的,就拿去送人情。”

“千万不要不舍得这些东西。宝山万座,不如兄弟一个;这句话,一定一定要记住。”

“当然,还有另一句话,也要记住,就是……兄弟再多,不如自身无缺。”

左小多喃喃重复:“宝山万座,不如兄弟一个;兄弟再多,不如自身无缺。”

“不错。江湖战场,有一个真心与你出生入死的兄弟,乃是人世间最幸福最美妙的事情。但是,纵使兄弟朋友遍天下,也不如你自己天下无敌,来得硬扎!”

“人生在世,不能没有朋友兄弟。但是人生在世,必须要保证自己的境界足够高。否则,你只能在别人身后,抱怨别人不够兄弟……丢下你自己去攀巅峰了……”

日尊者轻轻叹息。

“与其让曾经的兄弟抱怨高山仰止,只余仰望,却一定不要让自己处在抱怨仰望别人的位置。”

“人世间为何有这么多怨恨?为何有这么多背叛?大多都是由此而来。你以后,会慢慢体会得到的。”

“等你体会的多了,自然会体会到我现在的这一颗……平常心。”

日尊者淡淡的笑着,拍拍左小多的肩膀。

“我记住了,绝不敢或忘。”

左小多郑重点头。

对这些话,限于经验阅历见识,他现在还不怎么太了解,但是他明白,这些都是日尊者的人生经验,是一个走过了沧桑的前辈,所传授的人生哲理。

我可以在听的时候不明白,一知半解,但是我以后,一定会记在心里慢慢体会,尽数透彻。

左小多最大的好处就是虚心,虚怀若谷。

看到自己的不足,他会马上改正,看到别人的长处,他会即时学习。

对于同学们所抱怨的‘鸡汤,心灵鸡汤’这一类的东西,他从不排斥。

左长路曾经给左小多发的教育信息上说的:心灵鸡汤这种东西,听得多了自然会烦。所以现在年轻人都厌烦喝这种鸡汤。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……或许心灵鸡汤未必有多少作用,但是你喝了这碗鸡汤,起码是毒不死你的。

起码起码,内里是有营养的。否则为何能够被叫**汤?

怎么不叫砒霜汤呢?

所有的心灵鸡汤,都是前人的经验。有些放在一起甚至相悖相斥,但要看你怎么去看待,从不同的事情上去理解。

当你一脸不耐烦的说:不过是一碗鸡汤,进而排斥这些的时候,自然也就得不到鸡汤里的养分。

这是必然的结果。

对于自己父亲说的话,左小多向来是认真思考并且照做的。

大抵也是因为于此,养成了他一种海纳百川的行事特性。

有道理,我就接受,不管多烦也不怕。

对于日尊者见缝插针的再三说教,左小多并没有任何厌烦,相反,他很感激。

这些都是在江湖战场,保命全生的经验。

虽然拿到和平的大城市里跟一些人去说,仍旧会有太多人不屑一顾的一歪头:我草,又是一碗鸡汤。

……

吴家的人始终在等机会,也一直在等家族的进一步命令。

但是他们,看到左小多被围攻的时候,却不知道该怎么办,如何处置,如何面对。

上前救援?

还是落井下石?

没有得到进一步命令的他们,就只能选择按兵不动。

他们也有看到,高家的人冲上去了,而且还将消息反馈回了家族,但是本家那边却仍旧陷入争执不休僵持不下的氛围中……

再回头的时候,左小多早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……

前前后后上百波战斗,日尊者也护持左小多的同时,还在不断处理事务。

“上京吴家的人,已经确认落网。”

“卫家人,已经落网,证据确凿。”

“高家人,已经确认落网。”

“吕家人,已经确认落网”

还有几个家族的人,也已经落网。

但是,南部长要求:再坚持几天!

因为,审讯是需要时间的。

要从这许多的涉案家族之中,理出来一条线,谁,才是布局一切的那个人!

巫盟的人,又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入手的?

但这几天,却真心不用再战斗了。

当然,你们想要多些缴获,也无不可。

所以,左小多也就被允许,可以去跟潜龙高武方面的人手汇合了。

这里就不得不提到一件事了。

潜龙高武的人在这次相助驰援左小多这件事情上,可说是占了莫大的便宜。

如果按照一开始计划的话,日月星三人只保护左小多。

潜龙高武的人早早找到左小多的话,到目前这个时间点,死伤惨重乃属必然,甚至全军覆没,都不是不可能的。

但经过左小多在前面周而复始的当钓饵,有人来袭,就由后面的五大高手亲自出手搞定的情况后,潜龙高武方面的人手始终保持着全员无伤,毫发无损,反而大发利市,收获多多!

这不得不说,是一个奇迹。

隐身在暗处的日月星等五人,看着左小多与潜龙高武那些人汇合。

那位应该是左小多的老师吧?

居然一上来就是拳打脚踢了好一通……

这家伙胆子不小啊,竟然敢这般大打出手,真是犀利啊,但是……看得太过瘾了,简直恨不得能够以身代之,毕竟他们五人也早就看某货不顺眼很久很久了!

眼看着这小子在那群人里面,被这个拍一巴掌,被那个踢一脚,再被那个揍一下,光头被拨弄过来拨弄过去……

刹那间一双耳朵就被拧的红红的……

日尊者心下越发的羡慕,不其然间想起自己的老师。

“等有时间,我得回去看看老师,又好久没去看他老人家了。”

想想就叹口气,摸摸头。

每次回去,那老头就吹胡子瞪眼睛:怎么还不找媳妇?

你都快老死了还不找媳妇要等啥时候?

今天来了就不许走了!

别动!我给你介绍几个!

心有余悸啊。

我特么都是纵横天下,超水准级数的大修者了,还要被安排相亲……真是醉了。

…………

【感谢兄弟们打赏,感谢几位盟主支持,人数太多不一一列举了,统一感谢!谢谢你们!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