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祝叔叔,你说余生是神医?”

司徒剑慌忙说道:“祝叔叔,你真的是糊涂了啊,你肯定是被余生那个**丝给骗了!他哪里是什么神医啊,他就是个上门女婿臭**丝而已,他入赘的杨家,奉我座上宾,他们为了向我借点钱渡过难关,更是不惜向我下跪。跟我比,余生那个废物算个毛啊?

祝叔叔,你放心,他竟然敢骗你,等我双脚好了,我一定把他剁了喂狗,给你出气!”

“混账!”

祝青山听到他这话,顿时火冒三丈,一把抄起旁边的药杵,就狠狠的向司徒剑身上砸去,中口骂道:“还敢对余医出言不逊?在余神医面前,你算个什么东西?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我今天不与你计较,马上给我滚,以后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!”

司徒剑没有躲开,也躲不开,被一药杵砸在身上,顿时痛的呲牙咧齿。

他也有些怒了,咧着嘴,怒声骂道:“姓祝的,你特么老眼昏花了吗?相信那种骗子就算了,竟然连我们司徒家的情面都不给了吗?你信不信我让人把你这破地方给拆了?”

“就凭你也配拆我们家的医馆吗?”

便在这时,祝小姝走了出来,一脸鄙夷的看着司徒剑。

看到祝小姝出来,司徒剑肺都气炸了。

要不是祝小姝多嘴,祝青山会不给他医治吗?

要不是因为这个小娘皮,祝青山估计都把神丹给他吃了呢。

“来人,给我把这小娘皮的双腿打断,我看这老东西他敢不敢给我医治!”气到极点的司徒剑怒声喝道。

那几个大汉都是他的保镖,闻言便向祝小姝抓去。

祝小姝冷哼一声,身形微微一闪,一下避开对方的手,同时一掌切在对方的手腕上,大汉顿时就捂着手腕闷哼起来。

别看祝小妹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。

但这段时间她一直跟着余忠学武,武功进步非常快,内力也是越来越深厚。

要不是她心地善良,这一手刀就能将大汉手腕给砍断了。

另三人祝小姝竟然是练家子,都不在保留,纷纷攻向祝小姝。

祝小姝看了三人一眼,眼中满是不屑,等三人冲过来后,三下五除二就将三人直接打爬下了。

司徒剑见祝小姝竟然如此了得,轻松就解决了他的四个保镖,心里更是气的不行。

看着祝小姝向自己走来,司徒剑心里更是有些慌了。

他此时双脚已经废了,根本不是祝小姝的对手啊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司徒剑有些心虚的说道。

祝小姝一把抓住司徒剑的衣领,将他从病床上提了起来,然后一下摔在地板上。

司徒剑被摔的不轻,更是痛哼出声。

祝小姝却是上前一步,一脚踩在司徒剑的胸口上,冷声道:“再不滚,我定废了你双手,让你成为一个人棍!”

司徒剑知道自己再不走,估计真的要被废了双手,便急忙点头,道:“我走,我现在就走。”

他说着就让几个保镖赶快抬他回医院。

几个保镖急忙从地上爬起来,又将司徒剑抬上轮椅。

推着他向外面走去。

便在这时,司徒剑回道大骂威胁道:“姓祝的,你给我等着,今天的仇,我将来一定会找你报!”

祝小姝不屑道:“滚吧废物,等你先治好你双腿再说这些大话吧,我是怕你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站起来了。”

司徒剑气极,心里更是担心到了极点。

自己下半辈子真的只能在轮椅上渡过了吗?

他心里很是害怕!